秒速赛车 详细介绍1975-1980年上海徐汇起重安装队仓库管理员、供销股办事员、团总支副书记1980-1982年上海市化工装备工业公司干事、团委负责人1982-1986年上海市化工局团委书记(其间:1983-1985年复旦大学大专班学习)1986-1987年上海市化工专科学校党委副书记1987-1988年上海胶鞋厂党委书记、副厂长(1985-1987年华东师范大学夜大学政教系政教专业学习)1988-1990年上海大中华橡胶厂党委书记、副厂长1990-1991年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主持工作)1991-1992年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1992-1993年上海市卢湾区委副书记、代区长1993-1995年上海市卢湾区委副书记、区长(1991-1994年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与世界经济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95-1997年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综合经济工作党委副书记,市计委主任、党组书记,市证券管理办公室主任1997-1998年上海市委常委、市政府副秘书长1998-2002年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2002-2003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003-2004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04-2006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执行委员会执行主任2006-2007年上海市委代理书记、市长,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一副主任委员、执行委员会执行主任、执行委员会主任2007-2008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组织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委员、执行委员会主任2008-2011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执行委员会执行主任2011-2012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12-2017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2017-2018年中央政治局常委2018- 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党组副书记

从前天凌晨开始,受外来沙尘影响,本市出现了一次空气严重污染过程。在此期间,有网友反映,在北京奥体中心附近,一辆“雾炮车”对着监测站点一直喷,“这是数据造假么?”

昨天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找到该监测站点,据附近施工人员介绍,雾炮车几乎每天都到这里进行喷雾作业。对此,朝阳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雾炮车进行“湿化作业”,主要起到抑尘、抑絮等作用。北青报记者查阅《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办法》,明确“采取人工遮挡、堵塞和喷淋等方式,干扰采样口或周围局部环境的”,属于篡改监测数据的情形。市环保局表示,将认真调查处理,对任何影响环境监测数据的行为“零容忍”。

爆料

空气净化车对着监测站点喷雾

前天下午4时18分,微博博主“@老大的二拇脚趾头”称:“北京奥体中心,一辆空气净化车对着一个空气监测站点一直喷。这是数据造假么?”

北青报记者看到,微博下方配了三张现场照片,一辆尾部装有“大炮筒”的厢式车,正在向汽车的后上方喷水雾。车厢上喷涂着“落实清空计划改善空气质量”几个绿色大字。另外,还配了两张手机屏幕截图,一款名叫“在意空气”的软件显示,当时“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是699,而“奥体中心”空气质量指数为528。

北青报记者随即联系到微博博主“@老大的二拇脚趾头”,据介绍,当天下班时间,路过时看见了,感觉不大正常。那车停在那儿一直在作业,而且对着监测站,就很可疑了。但“我只是个路人甲,所以也没具体了解”。

截至昨晚北青报记者发稿时,该微博有多人进行评论。有网友调侃说,真是这样做的话不是“掩耳盗铃”吗?也有人说“这会不会是多功能泡雾抑尘车,主要用来把树上的柳絮打下来,防止柳絮过多的,沙尘天气也可以用来降尘。”

探访

雾炮车几乎每天都在附近喷雾

昨天,北青报记者实地探访,找到了照片中的空气监测站点。该站点位于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东门内,是“奥体中心”城市环境评价点——本市35个环境监测站点之一。四周用围栏围起来,悬挂的蓝色牌示上写着:“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监测城市站日常运维工作由运维公司负责,非运维人员一律不得进入站房、采样及相关设施区域!”

监测站点与行车道路中间隔着一条人行步道和一片大草坪。从网友爆料的微博来看,当时雾炮车停在人行步道上。北青报记者用步子粗略测量了一下,这一位置与环境监测站点之间的距离超过20米。

紧邻监测站点有一排高大的柳树,两侧还有不少杨树。但是现场并未看到照片中的雾炮车,周围也鲜有行人和车辆经过。

奥体中心环境监测站点旁边,有三名施工人员正在铺设地面。据其中一位施工人员介绍,他已经在这里施工一个月了,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雾炮车来到这里,进行喷雾作业。5月4日,雾炮车“喷了一整天,喷树的”。

1   2